12062007 最後一堂我擔任MCB120L助教的課程終於結束

上一次帶這門課TA是2003年 我來美國唸書的第一年
可想而知 當時有多生澀
很多生化實驗/Office Hour/Grading 迷迷糊糊的就過了
之後拿回的Evaluation雖不至於太糟糕
(超過一半的學生至少還覺得我很dedicated)
不過有一個評鑑我印象深刻
"Sometimes, I can't understand what she's talking about."
而這句話足足傷了我好一陣子 :S

這一次 帶著有點忐忑不安的心情 我又帶了這個超級重的課
(全部5學分 星期一三五中午上lecture 二四下午一點到六點實驗課
星期四外加一個Office Hour 星期五外加一個staff meeting
總共四次期中考 一次範圍全部的期末考
兩次實驗操作考試 還有無數次的實驗報告..)
實驗的內容從最簡單的pipetting開始
到泡Buffers 算pKa pH
分光光度計測蛋白質濃度 或測Enzyme Activity
從牛肉中purify LDH 再利用affinity column精粹取
第五個實驗是用acrylamide gel把粹取的LDH isomers分開
第六個實驗跑另外一個column: ion exchange column
最後一個大實驗:DNA Recombination
(從養菌開始 一邊要粹取expressed protein:
Biliverdin Reductase的酵素活性
一邊要粹取construct DNA
然後跑protein gel and DNA gel
最後protein gel做完transfer to PVDF membrane for Western Analysis

全部120個學生 星期一三五一起在大教室上課
其實實驗課時 把學生分成四個sessions
我和一個instructor帶領31個學生

儘管老師們已經很努力把課程簡化了
(Staff meeting的時候8個staff湊在一起
每次都在討論怎樣讓學生有東西可以學可以挑戰
可是又不至於太overwhelming...)
我猜學生們一定還是腦袋一整個混亂
實驗手冊是一回事 可是真正做實驗時又是一回事
全部都照個手冊做 enzyme也不一定有活性
每次看到酵素活性是長長的一條flat line
我和學生的臉都一樣畫滿了斜線 XD
不過 學生們也盡力撐過來了

學生們和擔任TA的我比較沒有距離
可是沒想到 哈哈(邪惡的笑~) 我也需要改考券的
改過他們的一次實驗報告 一次期中考
還有一次實驗操作考
每次把考券發回去就是一番論戰
這些Bio-major學生大部分都要念med school
常常為了一個很小很小的地方跟我爭論分數
那一整個下午就在兩方都臉紅脖子粗的表情中度過
每次吵完還會自己氣個半死
不過學生可愛的地方就在
他們吵完還會跟我撒嬌 說他們不是要找我麻煩...

學期結束 31個人在走廊上吃著我和instructor準備的犒賞蛋糕
和他們一一合照 道別後 我一個人在實驗室收拾器材
回望著這一間漂亮美麗的生化實驗室
突然開始想念著我的學生們...

我的學生有帥氣的Orlando Bloom (右邊那一個)



或是Prison Break的Wentworth Miller (我右邊那一個)



有可愛的好幾個又聰明的小朋友 有好幾個身高超過190的長人
還有幾個走可愛路線的女生們 (哈 每次都來我的Office Hour撒嬌)
還有幾個很愛耍嘴皮子的ABC
邊問一些personal questions 一邊又問實驗怎麼做...
一會在120人面前大喊我的名字 一會又偷偷問我認不認識Jay Chou
這陣子 雖然要一邊帶TA一邊兼顧自己的實驗 真的很辛苦..
不過學到蠻多的...

專業知識上 我不再害怕Henderson-Hasselbach或是Michaelis-Menten
(HH pKa pH可是我從高中化學怕到現在的 =.=
總是搞不清共軛酸要加多少鹼中和
不過這一次我花了一天 認真看Biochemical Calculations
做了幾個習題 竟然也駕輕就熟..)
以前帶TA時總有些渾渾噩噩 講錯也不自知
現在是隨口講講也把學生嚇得一愣一愣的
講解時的自信心也高了很多 就算沒做習題
Office Hour問的問題也通常迎刃而解
另外我還大致上養成一些觀察學生資質的senses
常常看他們的報告或是考卷 就大概知道他們的水準
心中的standards就一一浮現
改考卷 認真的話 通常一天就可以解決 :P

另外我還學會怎樣站得住腳
這種scientific的考試 常常有很多的算式
或是報告也有仔細跟隨便寫寫的差別
很多時候算式對 可是很莫名其妙的數字錯
(我的計算機跟他們的答案 竟然會不一樣?!! ==")
這時就要給partial credits
而每次大家的表現不一樣
就要自己拿捏哪個應該weighs a bit more
哪些如果太苛求就太不人性...
可是常常我改完考券 他們就常來argue
說他一時昏頭 忘記這個忘記那個
然後要我幫他多加一分
我就只能跟他說 "你的同學也忘記這個部分
我也沒幫她多加一分 我的標準是一致的"
最後一直重複說"我敢保證 在你分數之上的那些同學
在這個部分一定都完整的答對 在你分數之下的那些同學
在其他這些部分一定都沒有你寫的完整..."
吵過了幾次架後 多多少少也建立了我的credits
至少我摸摸自己的良心 我覺得我沒有有失公允的部分
這是我學到的技巧: being fair and firm!!

我想 最後得到這樣滿分的evaluation



應該是我最大的收穫 :)

p.s. 當然 我希望自己不要再當TA了 趕快畢業吧!! :P






創作者介紹

欣蒂摩摩的塗鴉牆

cindy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effery
  • 喔喔喔

    ㄟ 桃子
    你有一張照片乍看之下很想陳祥耶
    就是那張你突然轉身頭髮飄起來那張
    相似度80分
    哈哈
  • pppeko
  • 話說我看照片時有一張遠照妳的
    還想說哪裡來的正妹

    教完了對教學很有成就感
    有沒有興趣當PI啊
  • 哀唷 我的媽啊 哪裡正啊?!
    不過 謝謝你 you made my day (淚)

    ㄟ 教書喔 是很有成就感
    可是 我還是沒什麼耐心耶... ==
    每次學生沒唸書就只想知道答案時
    都很不想理他們 XD
    忍不住丟出一堆問題 狂電!!
    還有一次一個不怎麼唸書的學生問
    "為什麼我的膠上沒有xxx band"
    受不了之下 我回她
    "Are you asking me?"
    自己都覺得似乎太兇..... 唉.....

    cindymomo 於 2007/12/15 07:56 回覆

  • pppeko
  • haha
    妳可以回她
    you can ask the g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