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生活1/4做實驗 其他時間全部在家閉關 唸書+寫東西

週末不敢 也沒有什麼心思到處去玩

只不過 認真膩了無聊時 還是會去自己喜歡的網站上晃晃

 

今天不小心找到舞蹈老師Kimiko的網站

才發現原來這位大名鼎鼎的舞蹈評審 Kimiko 現在在我出國前上跳舞課的地方 "舞藝" 兼差教舞呢!!

當時對她沒什麼印象 她.... 應該是我出國後才加入的老師吧?!

 

看著她自己拍下的教學片段 也看了這一段很神的自介(?)

想著想著也不禁回憶起學舞的時光..

就寫一篇我的跳舞回憶錄吧?!

 

說到跳舞 最早的記憶是幼稚園吧?!

看著同學都穿上美麗夢幻小公主式地粉紅蓬蓬裙 也跟老媽要求上了幾堂芭蕾

只不過 當時 個性內向害羞 完全不敢在大家面前扭屁股或繞圈圈

一個芭蕾舞舞蹈明星就這樣被埋沒了 (大誤... 我在胡說個什麼啊?!)

 

過了幾年個性漸漸地外放 (也漸漸地有over的傾向)時

我竟然奇蹟地發現自己有一點點跳舞的天份..

那是高一和媽媽去歐洲旅行 在瑞士盧森堡游湖的船上發現的

在老媽面前一向裝乖的我 原本好好的坐在游湖船上吃晚餐

飯後 娛樂節目主持人突然拉這一群觀光客到舞池跳舞

同伴一個拉一個的 而從來沒跳過舞的我

也就趁著媽媽酒精下肚 眼睛迷茫不知道身在何處時

偷溜到舞池中亂舞一陣

自己跳的怎樣也不自知 只憑感覺隨著節拍用屁股打節奏..

直到隔天老媽和同團的媽媽們聊天

其中一個媽媽突然指著我 大爆料

"ㄟ 你家女兒很會扭耶 我看她昨天那樣 簡直像舞棍.."

聽到別人的評語(讚美?)

我一陣臉紅 嘴巴唐塞幾句 心底卻小小興奮 "呵呵 說不定我有一點舞感喔.."

 

到了大學時的大二寒假 Peko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拉著我們一群姊妹們參加救國團的"國際禮儀研習營"

短短快一個禮拜的營隊 學了好幾種國標舞 (哈 當然還有其他的餐桌禮儀啦 衣著禮儀啦...)

有恰恰 探戈 華爾茲 吉魯巴 等等

那時令人最期待(興奮?!)的 莫過於練舞時和男生手牽手

猶記得老師教舞時的口訣 什麼"回眸一笑"啦 "大纏繞" "小纏繞"

(回眸是恰恰時 男生把女生"甩"出去後 女生要回頭看男生一眼

"大纏繞" "小纏繞" 是吉魯巴裡面男女生手牽著手繞圈圈 到最後

四隻手纏繞在女生腰間 ㄟ 女生這時也順勢繞到男生的"懷裡"哩)

這些記憶片段想來真令人害羞啊....

像 有次帶我的輔導員做回眸的時候 把我甩出去後 我害羞地不敢回頭和他四目相接

他把我拉回去時 還一面說 "唉唷 學妹 你怎麼沒有回眸?!"

或是另外一次 和同一個輔導員跳著大纏繞小纏繞 纏著纏著 被他的香水薰得飄飄然..

之後 輔導員身上的香水 竟也變成我們討論的話題之一

(唉唷 黃大哥 還有大哥 真需要說聲抱歉 

我當時年紀小 不夠用心啦..

一個高尚優雅超有氣質的舞蹈竟然被我講/學成這樣....@@)

 

不過國標舞的學習並沒有因為營隊結束而停止

Peko後來又拉著我們參加北醫的國標舞社

我們還很認真的去買了舞鞋

只是大概跳了一個學期吧

沒有被學長姊啟發

自己也沒毅力跟決心去苦練姿勢和基本步

再者...又剛好碰到學弟的指甲很長

手牽手時總感覺得到他的四片指甲硬生生地戳著我的手心

在社團多會一點點吉魯巴跟恰恰 或用腰部畫數字8之後 就沒繼續學啦

國標舞是一個很講究pose 講究框框的舞蹈

不要以為他們跳的很輕鬆很優雅

其實超級費力的!! 某一個小細節 轉彎 轉圈 帶位 甚至和舞伴間的距離都要講究

大哥後來變成國標舞社社長 實在很不容易!!

(呵 當時的所有輔導員也都很厲害啦!! :D)

 

既然知道自己個性太隨意 不適合跳嚴謹優雅的國標之後

我在跟大學同學(就JJ啦)介紹之下 轉到舞藝學Jazz 或 街舞

剛開始其實是對搔首弄姿的New Jazz比較有興趣

不過在舞藝一起上課的同學 多半是舞蹈系的 每一個都比高 比瘦 比肌耐力 比筋軟的

即使是Jazz入門的課 走位就走的很辛苦了 更不用說動作的漂亮度..

一堂課下來挫折滿滿

後來改學接舞 碰到一個超溫柔又很會鼓勵我們的日本男老師 吉田

才發現自己 好險好險 真的還有一點天份

跟著吉田 動作不僅慢慢地跟上了 做完整了

還開始能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享受自由揮灑的感覺

有時甚至還可以裝酷 或隨著比較風騷的音樂裝"必區"... XD

 

縱使筋沒別人軟 沒關係 做久了也就不至於坐著彎腰往前趴時自己是最高的那個

肌耐力沒有人家好 呵呵 不過因為興趣激發 常常會在家自我練習

久了 要我做100下仰臥起坐好像也還好..

那時 才真正愛上了跳舞!!

 

附註一下 那時除了每個禮拜定期報到 認真揮汗個一個半小時之外

有時還會碰到好幾個明星學生

(像 還未出道的侯湘婷 江美琪 陳予新...)

舞藝儼然成為未出道明星的舞蹈訓練班

 

而這樣跳著舞的日子 在大學畢業之後中斷了一陣子

直到快出國前 又回去上了New Jazz

吉田沒教了 不過 你們猜 這次老師換成誰???!!

哈 就是之前不知怎麼的被台灣遣送回美國的... 前ICRT DJ 巧克力!!!

神吧 不要看他噸位這麼大 他跳起舞來還...還蠻輕盈的... 呵呵

而且... 他的動作比我們女生還...誇張 還...騷包.... :P

 

到了美國的這幾年 間斷地跳了Jazz 街舞 有氧 或 Yoga

儘管這邊的舞風沒有那麼...風騷

(我是指 台灣的New Jazz很多是轉圈甩頭髮 或撫摸 或"揉" 自己的身體

美國的Jazz 還蠻....百老匯的.... (哈 至少在我們這個小鄉下是這樣啦 >"<)

也比較講究Jazz的基本訓練 轉圈 走位 抬腿等等

而台灣的HipHop 可能是因為上課學舞的多半是女生

動作比較柔 也比較多posing的動作

配的音樂也多半是Hip Hop..

而在這邊上的街舞 正宗黑人老師上的課

和台灣的風格也有點不同

動作比較大 也比較用力 肌耐力變得很重要 有扭的動作 但是..看起來不算風騷..)

儘管如此 每個禮拜一次的跳舞課還是一樣令人期待!!!

 

落落長的回憶起這些 越來越腳癢

等搬家了之後 我一定要找個地方繼續玩 繼續運動 繼續跳舞~

 

P.S. 下次回台灣 不管多忙 我一定要回鍋去舞藝上課!!! 一堂也好啊!!!

姊妹們 有沒有興趣參加啊?!

創作者介紹

欣蒂摩摩的塗鴉牆

cindy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