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 One這次來勢洶洶,

早在六週時 肚子就大的離奇 已經像懷孕三個月了

真不知道用寬大的sweatshirt還能藏多久...

 

懷孕害喜的症狀也來得很猛烈

頭暈 噁心感 越到傍晚越嚴重

更慘的是

前一天都還能吃的東西 隔一夜突然翻轉

看到聞到甚至想到就想嘔

例如: 蒜頭

前幾晚火鍋還吃得很開心

肉片沾蒜片醬油 吃得津津有味

隔一天早上就決定再也不愛蒜!

連萬先生做蒜炒菠菜

我連一片葉子都吃不下

又例如: 越南河粉

冬天熱熱的吃多好啊

但某天興起試吃了一家新的越南河粉餐廳

湯底不知道是肉骨茶還是有什麼辛香料

當晚很平順的吃完了

但隔天起床後越想越噁心

就把任何一家Pho都打入冷宮

 

再加上很容易吃膩

現在想吃能吃的選項好少好少啊...

Counter Burger (吃膩)

日式外食 鰻魚壽司 鮭魚皮手捲 豆皮烏龍麵 (吃膩)

韓式豆腐鍋 (有一次吃太飽噁心 現在會怕)

竹林軒的麻婆豆腐 (吃到一半發現裡面很詭異的加了胡蘿蔔和綠豆很詭異 從此看到三色豆都很害怕)

Ocha牛肉麵 (想吃鹹的料理 可是吃了三口突然噁心...)

Myzen曾經很愛的蒜味豚骨拉麵 (蒜...)

 

自家煮的雞薑湯 (吃多了現在會怕)

自家煮的白蘿蔔排骨湯 (有次聞到隔夜要重新加熱的味道後 現在會怕)

自加煮的滷排骨豆干滷蛋 (吃多了現在會怕)

加了蒜的所有料理

火鍋

煎牛肉片 一定要加很多很多鹹鹹的日式烤肉醬!

日式炒烏龍麵 嗯 萬先生很會的Masa料理 我只吃烏龍麵

早餐 吐司夾蛋三明治 (吃完沒事 隔天就不愛荷包蛋了)

 

現在唯一愛的早餐

還是燕麥粥加很酸的櫻桃乾 或是 吐司配上很酸的果醬

唯一還愛的午餐晚餐選擇

辣=> 印度料理可以

酸 => 有大片大塊番茄/番茄醬酸味的margarita pizza可以 紅色的義大利麵也可以

         有Italian sausages的combo pizza可以

 

媽啊  跟萬先生討論要吃什麼時 想著想著就會翻了

現在打字打了那麼多食物名字 也突然覺得很噁心... @@

 

唉... 懷萬老大時口味真的沒有這麼難搞

只有兩次真的快吐出來

也不會突然反胃不愛某一種食物

這Lucky One真的很作怪

害我忍不住上個禮拜跟老媽說 "我好想吃阿姨自製無化學添加物的酸梅!!!!!! 可以寄過來嗎?"

(好在老媽只是遲疑了一兩秒 沒追問..........)

 

另外呢 閒暇時就會想著這一胎到底要不要先知道性別

我一直以來 不管大小事 都很愛驚喜

第一胎本來也不想知道性別的

但當時新手爸爸的萬先生有點緊張

想要有萬全的準備

所以我們還是決定提前知道性別 好先買衣服 準備嬰兒房等等

到了第二胎 沒有意外的話 也應該是最後一胎了 (笑)

萬先生說呢 他已經"成熟"到一種境界 沒有想玩那些"猜性別啦" "讓親友們猜/賭"的遊戲

所以一切看我的意願 先知道也OK 要把這當驚喜也OK

挖 一旦選擇權在我手上時 我反而變得更猶豫不決 @@

老早想好這胎高齡產婦 要在第一孕期時就作noninvasive prenatal test (NIPT)

(一種"抽兩管血 檢查小朋友某些特定染色體有沒有突變 還會另外知道性別"的檢驗)

眼看著第一次產檢就要來了 到時就要跟醫生說好要不要知道性別了

卻又一直猶豫不決...

 

不過呢 噁心啊 猶豫啊 等等的不適和煩憂

在懷孕九週又兩天時 發生一個小驚嚇的插曲後

都變得非常不重要...

1/28這天 下午四點 正和萬老大忙著烤千層麵當晚餐時 突然覺得褲子濕濕的

不以為意 以為是打噴嚏 不小心漏了一點...

上了洗手間才發現有一攤quater-sized spotting...

血就這樣一坨 看不太出來是不是鮮紅色 一坨完就再也沒繼續

嚇傻了馬上躺在遊戲間 邊呼叫萬先生回來帶孩子

等待期間打了電話給婦產科

婦產科接待員說會請on-call doctor reply...

晚上七點又猶豫著要不要直接衝急診

但所有的urgent care的產科醫師都下班了

剩下的general medicine doctor也應該什麼都沒辦法做

(沒有內診 沒有超音波儀器...)

萬老大隔天又要上學

最後我們決定繼續臥床 繼續在家觀察

隔天星期五再找個婦產科醫師幫我檢查

 

星期五早上打了三四通電話

沒有一個婦產科診所願意先幫我檢查

他們都說

"spotting is normal in the first trimester.

We can't squeeze you in just for this appt, esp you are a new patient."

好一點的產科診所會說"If you find steady blood stream later into the day, give us a call again."

(這時真的很想大叫!!! 台灣的醫療制度實在是太好了!!!!

收費便宜就算了 要看醫生 直接走到醫院診所就可以看!!!

從來不會有個"前台過濾系統"決定你嚴不嚴重 你能不能看醫生!!!! 氣...)

好在我還有針灸的李醫師可以依賴

星期五下午馬上進他的診間報到

李醫師聽了神色有點凝重

趕快下針 幫我1)平緩子宮肌肉的宮縮 (他把脈後覺得子宮有點緊繃)

                    2) 出血的地方需要重建 內膜需要修復

接下來的六日完全臥床

星期二 又出現少許咖啡色的血絲

不過到李醫師診間報到的時候 他覺得血絲是之前受傷時殘留在子宮頸 不是新傷口

下針治療後 胎脈平穩很多 他也如釋重負的笑了

(看他如釋重負的樣子 我才驚覺之前可能真的有點不怎麼穩....

誰叫老美醫療人員一直跟我說normal normal @@)

 

懷萬老大時從來沒有出血過 還從頭到尾體力好精神狀況佳 這次真的是嚇壞了

慢慢回復後 噁心感暈眩感即使一直存在 我反而心懷感激

因為那表示我的身體和Lucky One的胎盤很努力的連結

噁心暈眩都超棒的 表示Lucky One持續存在 很好很好

而是男是女 要不要先知道性別 也真的不再是重點了

孩子啊 一切健康最重要!! (衷心祈禱中)

 

就這樣 我心甘情願的繼續讓Lucky One挑嘴

坦然的決定 就讓NIPT的報告告訴我們吧!

 

Lucky One 請乖乖在我的肚子裡好好的長大喔!

我會多多休養 心情保持樂觀開心的

一起加油!

 

 

 

 

創作者介紹

欣蒂摩摩的塗鴉牆

cindy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